您现在位置:华锐网 - 甘肃省反邪教协会网站 >> 典型案例 >> 浏览文章
热门文章

这个已经脱邪的“渔二代” 今年要赚10万块

2020/7/30 12:24:37 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 0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

原文刊于《祝你幸福》2020年第4期


邪教因其反社会本质,一直是我国严厉打击的对象。为深入推进反邪教宣传工作,进一步增强妇女群众对邪教组织的识别能力和自我保护能力,形成共同防范邪教的强大合力,“齐鲁女性”近期推出反邪教专栏,倡导追求文明、崇尚科学的良好风气,有效防范化解邪教风险。

第一期 “渔倌”脱邪记

卖鱼的钱都给她的那个‘神’交了‘奉献款’,日子越过越穷了。

花红,柳绿,水秀,山清,正是人间四月天。这个季节,多的是早起的人。

张阳走出房门,看着月白的天空,慢慢地被橘红的朝阳晕染,脚下的鱼塘泛起金红的粼光,心里踌躇满志,觉得那光里有可期待的热烈与绚丽。

这是他经营鱼塘的第二个年头,去年挣了6万多元,今年预计超过10万元。

他的父亲老张也起来了,正在屋后拌鱼食,已经磨得光滑的拐杖就放在旁边,母亲范英则拾掇着准备做饭。

一天,就这样开始了。

这样的情景已经多年未见,依稀记得上次还是他上初中的时候,父亲收拾筐篓去赶早市,母亲怕他上学迟到了,端着面条催他起床。

曾经信了邪

张阳今年21岁,是个“渔二代”。打他记事起,家里就有两个鱼塘,父亲经常天不亮就去赶集,母亲则在家看塘。有人上门买鱼,张阳也会帮着母亲捞鱼、过秤。日子过得让三乡五里的人羡慕。

转折发生在他上初二那年。父亲去给客户送鱼,路上遭遇车祸,一条腿截肢。

为父亲治伤,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;父亲接受不了失去一条腿的事实,脾气变得很差;母亲要照顾父亲,还要看护鱼塘,身心俱疲。在张阳的记忆中,那段日子是冰火两重天——经常充斥着父亲的怒骂和母亲的啜泣,不吵不闹的时候,家里则沉默得可怕。

张阳不愿意回家,放学后就在外面转悠或者跟同学去玩,实在没地方去了就坐在鱼塘边,叼根狗尾草看塘里的鱼游来游去地吐泡泡。

即便这样,等他回家的时候也没少吃闭门羹——家里的大门从里面栓着,他喊母亲开门,母亲小心翼翼地把门开一条缝,让他再在外面玩会儿。他知道,家里肯定又来了“神”。

那些人很神秘,通常他叫门后不久,他们就会从家里出来,骑车离开。张阳听见母亲叫他们“大哥”“大姐”。张阳问母亲那些人是谁,母亲说他们是“神”派来的,是来帮他们家的“贵人”。问父亲,父亲也这么说。

张阳嗤之以鼻,这世上哪有什么神?不过,只要父母不吵架就好。

时间久了,张阳终于知道,父亲和母亲都信了“神”,他有时会遇见母亲跪在床沿“祷告”,请“神”保佑。

那些人来他家也越来越频繁了,有时候还会住在他家,每当这时候,他就被赶去睡沙发。家里好吃的好喝的也都拿来招待那些人:炖鱼、炒腊肠、蒸鸡蛋……以前属于他的待遇现在统统没有他的份儿,母亲会做两样饭,他只能端着一碗炝锅面躲在一边吃,而那些人吃得很尽兴。

这年除夕,张阳家没有办祭祖的仪式,这是破天荒头一次,搁往年,祭祖是过年最重要的事,慎终追远、缅怀祖德、饮水思源、传承家风,父母无比重视。可这回,母亲说“信‘神’的人只能敬‘神’爱‘神’”。

邻居们议论纷纷,张阳把听来的话说给父母听,母亲说那些人都是“魔鬼”“撒旦”。

张阳朦胧觉得,自己家已经乱了套了,爹娘不好好养鱼,尽顾着养“神”了。但那时尚年少的他并不知道,他们信了邪教“全能神”。

越过越穷的日子

张阳的父亲受了伤,正是惊惧彷徨无助的时候,邪教分子乘虚而入。他们告诉张阳的父母,只有信“神”,才能避免更大的灾祸。张阳的父母开始寻求“神”的庇护。

张阳的父亲老张伤好后,虽然行动有些不便,但还可以照料鱼塘,卖鱼的活儿就由张阳的母亲范英来干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范英经常拉着几篓鱼出去,却带不回一分钱来。有的时候,范英一出去就是好几天。邻居说什么的都有,老张虽然知道妻子是去替“神”作工“浇灌”(“全能神”术语,指代招募、培养)新人,但邻居们的有些话还是让他脸上挂不住。

老张开始反对妻子出去,也不愿那些“兄弟姊妹”再到家里来。范英很生气,说:“你一个凡人不信‘神’爱‘神’,‘神’凭什么保佑你?”她还要丈夫好好反省自己,否则“‘神’会来管教你”!

老张刚受伤那会儿,家里虽然常起战火,夫妻俩却没有根本矛盾,此时,他们却开始离心离德。是的,这就是邪教的“浇灌”内容之一:让人抛弃亲情爱情友情,全心全意爱“神”。

由于范英的心不在鱼塘上,老张一人操持不来,鱼塘的经营越来越维持不下去,到后来,他们连承包鱼塘的钱都拿不出来了,老张只能捞尽塘里最后一条鱼,然后黯然离开。

是他们鱼没养好?还是卖不出去?都不是!是卖鱼的钱都给她的那个“神”交了“奉献款”。

张阳上到高二的时候,家里已经穷到拿不出学费了。他退了学。母亲范英让他信“神”,他和母亲大吵一架后,去了外地打工。

想象中,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事实上,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。十七八岁的小伙子,一没学历二没技术,能找到什么好工作呢?他干过很多行业,吃过很多苦,但一直没有回家。这些年,赶上国家的好政策,家乡人都富了,可他们家却成了贫困户,父亲吃上了低保,他觉得比别人矮好几头。电话里,父亲也挺羞愧,以前他可是远近闻名的能人,如今顶着个贫困帽忒不光荣。

好好的日子,怎么就过成了这样呢?

村“两委”支持他包下了鱼塘

日子怎么过成了这样,老张想不明白,但长大了的张阳清楚,那是因为父母被邪教蒙蔽了双眼,误入了歧途。

这些年,张阳在外面打工,学了很多,知道幸福不会从天而降,好日子是干出来的。所以,当父亲给他打电话,说村里问他们家要不要再承包鱼塘时,张阳一口就答应了。

尽管这几年老张两口子和村干部闹得挺不愉快,因为村干部老上他们家来劝他们不要迷信,不要信邪教,但村干部不记仇,给老张又办低保又鼓励他发挥养鱼特长脱贫致富,老张心里也挺感激。

村支书鼓励老张:你有养鱼的手艺,只要把心思花这上面,何愁挣不到钱?想东想西不如想想怎么干,咱还是得信政府,信政策,信咱这双手,这样才能过好日子。

全面建小康社会,一个不能少;共同富裕路上,一个不能掉队。老张这样的家庭,也没有被落下。

村支书说,只要老张还想养鱼致富就可以帮他办贴息贷款,张阳拒绝了。这些年,他在外面也攒了点钱,本想将来干点什么营生,现在正好可以用来养鱼。他带着钱回来了。

在村“两委”的支持下,2019年春天,以张阳的名义,老张家包下三个鱼塘,总面积比原来那俩大一倍。张阳开拓思路,在其中一个鱼塘养起观赏鱼,还开展垂钓业务,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泛着美丽的希望。

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母亲范英还是隔三差五出去聚会——她已经不再出去为“神”作工了,她得了一次严重的皮肤病,“接待家庭”不让住,她也不能去“浇灌”新人,“神”觉得她没用了,舍弃了她。她不自知,病好后依然相信“神话”,只是不再把“兄弟姊妹”往家带了,家里有俩“魔鬼撒旦”——丈夫和儿子,他俩一个信得不真,一个坚决反对。

村妇联主席一次次上门找她谈心——

你看,生病“神”也不给治,还是靠农村合作医疗你的病才治好的。“神”是坑人的!

你看,当初信“神”你是为了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吧,可现在呢?“神”要是能保佑你,不该是现在这个样啊。

你看,你家小子也到了说亲的年龄,别家的小子这么大的时候媒人早就上门了,你也不着急吗?你是当娘的……

是啊,生病的那些日子,自己祷告了无数遍,病咋也没见好呢?当初“传教”的人说信“神”能消灾祛病旺家旺财,怎么没旺呢?还有儿子……

想到儿子,范英的眼窝就有点发热。她终究没能像“神”说的那样割舍掉亲情爱情友情。若真把这些都割舍掉,恐怕那才是真正的魔鬼呢。

心中有了疑虑,范英不大出去聚会了,她开始帮忙照料鱼塘,饭桌上也有了她烧的鱼。第一笔卖鱼的钱,张阳拿来给父亲买了顶帽子,给母亲买了件衣服。

2019年腊月,媒人上门给张阳提亲,范英忙着冲茶、端瓜子。

除夕那天,范英准备了一大桌子菜,恢复祭祖仪式。虽然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,家族的其他人没来拜祭,但一家三口在一起,说了好一阵子祖上开荒修路造福乡里的事儿。

大年初二,张阳加入了村里的疫情防控服务队,到村口的卡点执勤。这是他的家乡,生养他的地方,他们一家的幸福就在这方土地上,他也要为这方土地贡献自己的力量。

(为保护当事人隐私,文中人名已做处理。)


主办:甘肃省反邪教协会 陇ICP备16001002号 物理传输中心地址:兰州市城关区电信二枢纽

通信地址:甘肃科技馆 省科协办公楼415室(安宁区银安路566号) 邮编:730000 联系方式:0931-888609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