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位置:首页 >> 典型案例
  • 亲历者:中国留学生需警惕韩国邪教“新天地”
    亲历者:中国留学生需警惕韩国邪教“新天地”
  • “全能神”毁掉了她儿子的学业
    “全能神”毁掉了她儿子的学业
  • 永远的缺憾
    永远的缺憾
  • 她们被邪教“门徒会”骗进深山
          事情发生在九十年代末期秦岭山脉的陕西省周至县九焰乡金镇平村。  美丽、淳朴的姑娘吴雪梅是当时金镇平村漂亮、能干的姑娘,十八岁的她长着白皙的皮肤,精致的五官,高挑的身材,还留有一根长长的乌黑的辫子,是九焰乡小伙子梦寐以求的对象。也许是因为自己读的书太少,吴雪梅一心想找一个有文化的伴侣,她很崇拜邻村的大学生李开来大哥。  每次,李开来回来都能告诉她外面的世界和新鲜事情,让她大开眼界。所以她有事没事也总爱往他家跑,大伙都以为她喜欢李开来,因李开来有女朋友,闺蜜
    12-04 20:23典型案例5
  • 亲历者:中国留学生需警惕韩国邪教“新天地”
          编者按:2018年9月10日,一中国留学生在58同城“首尔海外社群”发帖《亲身经历:提醒在韩中国留学生警惕超隐蔽韩国邪教新天地》,讲述她在韩国受邪教“新天地”诱骗的经历,提醒在韩国的留学生对“非正统基督教的邪教组织”保持警惕。本网现予以转发。  为了详细介绍这个过程,写得比较长,涉及到我们可能面临的可怕危机,请务必耐心读到最后!本人24岁,女,来韩国2年,目前在首尔某大学读研究生。写这篇文章想整理一下不久前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,也就是差点被韩国邪教洗脑的
    12-04 20:15典型案例10
  • “全能神”毁掉了她儿子的学业
          王红梅,今年57岁,家住深圳市南山区。每当谈起儿子,她总是很愧疚地说,若不是因为“全能神”,他儿子一定能上大学,有份好工作,不会打零工。 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。2006年,王红梅由于跟丈夫做生意累坏了身体,为了得到神的保佑,在生意伙伴孙淑玲的劝说下,信了“全能神”。  信了“全能神”以后,她经常跟几个“全能神”姊妹聚会,可能是由于转移了注意力,加上不太在意生意的事情,操心少了,她感觉原来胃部疼痛的程度减轻了,她感到可能是信神的作用。特别是在孙某介绍她自己身
    11-28 20:19典型案例12
  • 永远的缺憾
         李美凤原是山东省沂南县某中学教师,丈夫在铁道部门工作,经常在外地,平日他们离多聚少,女儿出生以后使得李美凤的生活充实了不少,可是由于忙于工作和孩子,李美凤觉得自己的身体大不如从前,不是胃部不适服就是感冒发烧。      1998年底,为了锻炼身体,李美凤随邻居一起加入了他们县城东凌小区的一个“法轮功”练功点。当时他们也不知道“法轮功”传播的是邪教,误认为是一种气功。并且身边功友告诉他们,精心修炼“法轮功”不仅能消除各种病痛,还
    11-20 21:18典型案例6
  • 我的“前世今生”
          我叫吴德红 ,是广州市海珠区菩提路小学退休教师,勤勤恳恳地耕耘在教育岗位上30多年,为教育事业奋斗了大半生,2015年正式退休。然而回首自己的人生经历时而为自己庆幸,时而内心又隐隐作痛,心有余悸,很多事情依然历历在目,无法忘却。      痴迷“修炼”,我误入歧途  1998年初,老乡给我一本《中国法轮功(修订本)》,我被“真善忍”这三个字所吸引,并崇拜他的练功“奇效”,开始练习起了“法轮功”。  &nb
    11-13 07:45典型案例16
  • “法轮功”夺走了我堂叔的命
          我是深圳市福田区人,1998年底为祛病健身开始习练“法轮功”,痴迷李洪志的歪理邪说,深陷“法轮功”的泥潭十几年不能自拔。在反邪志愿者的帮助下,我逐渐恢复了正常人的理智和情感。想起我身边的功友——我的堂叔,因“消业论”所蒙骗拒医拒药而死的悲惨下场,我更加看清了“法轮功”宣扬的“祛病健身”的欺骗性和危害性。  小病酿大祸,我堂叔拒医拒药名悬一线  我堂叔名叫熊始光,广东梅州人,66岁,原是一名军人,转业后在梅州市水产公司上班。1988年,他因身体虚弱而加入了
    11-05 22:15典型案例24
  • 他的左眼就这样失明了
          林大鹏,男,49岁,保定市徐水区瀑河乡屯里村农民,初中毕业后在农村务农,22岁就娶妻生子,小日子虽不富裕,但也恩爱和睦。几年后,林大鹏做起了水果生意,他头脑灵活,又勤快肯吃苦,生意十分兴隆,家境也一天比一天好起来,还在村里盖起了宽敞明亮的新房,日子过的红红火火。       受人蛊惑,误入邪教       2004年初,林大鹏感觉眼睛经常不舒服,有视物模糊感,到区人民医院眼科
    10-29 21:19典型案例3
  • 老贾的辛苦钱全被“全能神”掠走了
        老贾,名叫贾晓明,今年62岁,家住深圳市福田区,做面食生意。  做了几十年生意的老贾,虽然辛苦,但一家老小过得还很幸福。老贾把儿子培养成才以后,儿子顺利地在广州找到了工作。但老贾和妻子子儿子上大学以后,就逐渐地觉得孤单了一起来,特别是儿子工作以后,虽然离广州不远,但也不能天天见到儿子。  为了充实生活,也为了健身,老贾做面食之余,想找点事做,派遣孤独,也就是在2009年底,老贾的陕西老乡周伟强,告诉他信“全能神”能保佑他平安幸福,而且信教的人在一起交通交通还很充实,心
    10-22 21:22典型案例8
  • 门徒会害的我差点离婚 (车娟娟自述)
          我叫车娟娟,家住张掖市高台县新坝镇新坝镇新生村,1982年5月12日出生,今年36岁,初中文化,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妇女。我们家以耕地为生,生活不富裕,加上儿子身体不好,时常有病,村里出去打工的人也越来越多,为了增加家里的经济收入,我和丈夫一商量决定我们二人一起到兰州去打工。      2011年4月底,我和丈夫兰州打工期间,遇到在外打工的表姐戚秀兰。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眼汪汪,何况我们遇到的还是表姐,亲热劲就甭提了。我们夫
    10-15 22:11典型案例28
  • 倪雪英:“法轮功”带给我家无尽的伤痛
         我原先在南京无线电元件九厂工作,曾经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丈夫彭继龙,玄武水电安装公司的退休职工,还有儿子。我们这个三口之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,但也和睦幸福。可是转眼之间幸福生活不再,如今我丈夫彭继龙因痴迷“法轮功”不看病吃药最终因病去世,儿子37岁了至今还没结婚,家里住的是最简陋的房子。这能怪谁了,只能怪我们,怪“法轮功”邪教,是李洪志害了我们一家。     说起我和我丈夫彭继龙误入“法轮功”邪教的经历还要从1998年说起,那时
    10-08 20:02典型案例13
热门文章

主办:甘肃省反邪教协会 陇ICP备16001002号 物理传输中心地址:兰州市城关区电信二枢纽

通信地址:甘肃科技馆 省科协办公楼415室(安宁区银安路566号) 邮编:730000 联系方式:0931-888609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