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位置:华锐网 - 甘肃省反邪教协会网站 >> 陇原人文 >> 浏览文章
热门文章

古丝绸之路上的“昭武九姓”

2020/9/21 23:11:53 来源:不详 0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

天水市出土的粟特人贵族墓葬乐伎俑。

敦煌壁画上的张骞出使西域图。

张掖市高台县骆驼城遗址出土的胡俑牵马木雕。

位于临泽县鸭暖乡昭武村的昭武故地半个城遗址。


合黎山下,黑河之畔,有一个叫昭武的村庄,恍若二十多世纪前月氏人孑遗人间的某个部落,依旧沿袭着亘古不变的地名,生生不息,源远流长,这个地名让人推及远在中亚的“昭武九姓”。作此观想,只是耽于想象而已,事实上,此地早已物是人非,寻不到半点“月氏人”或“昭武九姓”的痕迹。然而,在古代丝绸之路历史上,从这里走出的“昭武九姓”却留下了深远影响。


月氏人的“昭武古城”

昭武村是甘肃省临泽县鸭暖镇的一个村子,北依合黎山,地处黑河沿岸,当地人叫城河湾。寻觅传说中的“昭武古城”已了无踪迹,只有村小学旁的路口立一石碑,上书“昭武故地”。

月氏是西北的一个古老游牧民族,其来源不详,一说是古羌族一支,一说是义渠西戎一支。月氏在历史典籍中的活动,《史记》《汉书》记载确凿的是:“始月氏居敦煌祁连间”。同一时期,还有一个乌孙族与之共存。他们活跃的时间大约在公元前三世纪左右,相当于秦末汉初时期。

公元前三世纪是中国历史上风云际会的时期。中原大地上,秦始皇统一六国,建立了大秦帝国;北方草原上也是一片喧嚣,强大的民族逐渐吞并弱小民族,或者与其合并,结成了具有奴隶制国家性质的民族联盟,所谓“东胡强,月氏盛”,就是说这两支民族在当时的势力和影响相当强大。东胡居东北,月氏居西北,都是北方草原上最早形成的大部落。《汉书·西域传》记载:“大月氏本行国也,随畜移徙,与匈奴同俗。控弦十余万,故强轻匈奴。”这里说的“行国”,按宋元史学家胡三省注《资治通鉴》的说法即:“随畜牧逐水草而居,无城郭常处。”这是月氏及众多游牧民族早期的生息模式。月氏人在匈奴人雄霸北方草原之前,已率先强盛起来。这一时期匈奴的头曼单于,正被秦国大将蒙恬率军杀得大败而归,元气大损。匈奴人为了图存,不得不一面对东胡屈服,一面对月氏退让,甚至为结交月氏,头曼单于不得不将儿子冒顿送到月氏为人质,这也是当时中原与草原民族通行的一种外交策略。

在生产力相对落后的时期,游牧民族的强盛一方面依赖于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,另一方面凭借强大的武力。走向强盛的月氏人也不例外,黑河之畔、祁连山下水草丰茂,冬温夏凉,为其提供了天然牧场。

月氏人善养马,而马匹多少又是游牧民族综合实力的象征。这个民族能够“控弦十余万”,所需的马匹自然不少。《史记·大宛列传》中颜师古“正义”引康泰《外国传》云:“外国称天下三众,中国人众,秦为宝众,月氏为马众也。”因为“马众”,所以为其“控弦十余万”提供了保障。凭借武力,月氏人不断征服周边的弱小民族,逐走与其共居“敦煌祁连间”的乌孙,从而成为雄居祁连山下的霸主,在今临泽昭武一带建起了带有国都意义的昭武城,又在相距百余里外的今民乐县永固一带兴建了月氏城,俗称东城。

遗憾的是史料中缺乏这些古城的记载,后世的记载也仅仅是民间流传或人云亦云的讹传,如汉武帝元鼎六年(前111年),建河西四郡,因境内月氏驻牧时筑昭武城,汉县因之,故名,设昭武县,隶于张掖郡。这一说流传甚广,后世史志野史均采用。